免费领彩金网站,免费领彩金平台,棋牌送彩金多的网站

档案文化 > 往事回眸

中国近代民族工业的典范

山东枣庄中兴煤矿公司的传奇故事

作者:李 莹

来源:中国档案报

2019-12-02 星期一

    1878年创办于鲁南枣庄的中兴煤矿公司(原中兴矿局)是近代中国煤炭工业发展史上的一面旗帜。这家经李鸿章奏请创办,慈禧太后、光绪皇帝御批兴建的煤矿,经历了帝国主义的觊觎、新旧军阀的勒索,抗战时期与日寇顽强抗争,新中国成立后积极实行公私合营,屡败屡兴,百折不挠,留下了一段可歌可泣、荡气回肠的中兴传奇。

 
昔日的中兴煤矿公司南大门

李鸿章奏准创办

    枣庄矿区位于山东南部沂蒙山余脉之中,矿区煤炭资源丰富,煤质优良,且埋藏较浅,易于开采。1840年鸦片战争以后,清政府面临内忧外患。以李鸿章、张之洞为代表的洋务派倡导“自强”“求富”,先后在武汉、上海、天津设立工厂,急需煤炭做燃料,但当时国内煤炭缺乏,外国洋行又故意囤积居奇,哄抬煤价。一些官僚富商见煤利暴涨,便想到在枣庄开办煤矿。峄县(旧县名,包括今枣庄市的市中区、台儿庄等)豪绅金铭和曾做过直隶东明县知县米协麟、候补知县戴华藻等,赴天津找到时任直隶总督李鸿章禀告开矿事宜。此时李鸿章着手兴建的军工企业正急需煤炭,他随即奏请慈禧太后、光绪皇帝批准,委派米协麟、戴华藻去枣庄,于1878年春设立“山东峄县中兴矿局(以下简称‘中兴矿局’)”。

    中兴矿局创办之初,资金短缺,试开的3座煤井因排不干积水而无法采煤。为了解决排水问题,戴华藻于1881年开始联络一批官僚,在上海、天津等地筹集股银5万余两,陆续购买了4台新式抽水机,煤井排干井下积水后开始出煤。到1882年9月,日产煤炭达到120吨。1883年,李鸿章又向清政府奏请给予中兴矿局减税优惠,且售予各省兵商轮船、机器制造用煤一律免税。政府的减税政策使中兴矿局的煤炭产销两旺。

    虽然有了新式抽水机,但中兴矿局在管理和技术方面仍然沿用煤窑旧制,劳动条件恶劣。随着矿井不断延伸,井下伤亡事故日益增多。1893年,矿区早班小窑突发特大水灾,100多名矿工被淹死在井下。矿难的发生,激起了矿工和死难者亲属的极大愤怒,1000多名民众围攻了中兴矿局。1896年1月,山东巡抚李秉衡下令在全省封禁矿井,中兴矿局被强行关闭。

德商染指未果

    1898年,德国攫取了山东胶济铁路的修筑权和沿线15公里内的开矿权,枣庄矿区成为其急欲染指的对象。李鸿章得知消息后,写信给峄县知县:“邑境矿质甚美,久为外人所羡,宜急会同地方绅耆,筹款兴办,以得利源,而杜隐患。”以张莲芬为首的部分原中兴矿局股东为复开枣庄煤矿,连夜赶到天津会馆召集股东紧急磋商,并通过新任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裕禄再次奏报慈禧太后和光绪皇帝。

    1899年1月,张莲芬受裕禄委派,带领中国矿师邝荣光、德国矿师克礼柯对枣庄旧矿“逐细勘量”,认定枣庄煤田“质佳块多、煤平易取”。为解决资金不足和技术人员缺乏的困难,张莲芬等人在天津与德国驻天津税务司德璀琳筹商,将公司定名为“商办山东峄县华德中兴煤矿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兴公司’)”。计划招股200万元,其中华股占6成,德股占4成。中兴公司于2月20日正式成立。总矿设在枣庄,张莲芬任华总办,德璀琳任洋总办,由此开始了矿井的恢复和建设工作。经过3年的苦心经营,至1902年,旧井积水全部排干,新开的小井亦可出煤,公司煤的年产量达到8.5万吨。后经筹资扩股,中兴公司的股金由创办初期的10余万元增至30余万元。

    中兴公司华股资金不断壮大,德商却一直未按原定协议入股。为此,1908年经清政府批准,公司名称改为“商办山东峄县中兴煤矿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兴煤矿公司’)”,同时取消洋总办,改总办为总理,由张莲芬担任。至此,中兴煤矿公司成为中国人独资经营的民族煤矿企业。

张学良持股四十二载

    1916年,中兴煤矿公司处于经济困难时期。经董事长徐世昌联络、赵尔巽(东三省末任总督、张作霖义父)介绍,时任奉天督军兼省长张作霖拿出6万两白银,以其长子、年仅15岁的张学良的名字登记入股。尚在读书的张学良就此成为中兴煤矿公司的“小股东”。在1925年中兴煤矿公司第十四届董事会上,张学良被推选为董事。此后,张学良连选连任主任董事、公司主任等职,直到1936年底西安事变后他被蒋介石软禁为止。

    1925年8月,山东军阀张宗昌为了增加军费,扩充自己的实力,强行向中兴煤矿公司征收煤炭生产税,限令10日交款28万元。中兴煤矿公司被迫交了10万元后,张宗昌仍不肯罢休,以中兴煤矿公司护矿队勾结土匪为由,派军队强行收缴了护矿队的700余支枪械。迫于无奈,中兴煤矿公司只好求助张学良。张学良通过其父张作霖迫使张宗昌作出让步,不仅交还了护矿队的全部武器,而且没再向公司讹钱。

 
1934年张学良持有的中兴煤矿公司股票及其1957年第一季度的股东领息单

    自从1928年6月4日张作霖在皇姑屯被日本人炸死后,张学良就代替其父执掌东三省的军政大权,根本没有时间参与中兴煤矿公司的董事会议。但张学良表现谦恭,遇有公司召开董事会议,一是请假,二是指定委托人代为参加。山东能源枣庄矿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档案室保存着一封他写给董事会的请假信函。信中说:“学良膺选董事,深以公务羁身不能按时出席会议为憾,兹请丁在君博士为学良代表,凡有会议等事均请其出席或接洽一切,以免贻误。”

    作为中兴煤矿公司的老股东,张学良虽然参加董事会的活动不多,但张家的股份却保留了长达42年,直到1958年公私合营时公司才把本息兑付终结。从一份1934年张学良所持的中兴煤矿公司股票上可以清楚地看到他历年领取股息的记录。山东能源枣庄矿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档案室保存着一张1957年第一季度的“中兴煤矿公司股东领息单”,上面写着股东:张汉卿(张学良,字汉卿)。领息人签章:张学铭(张学良二弟)。

“绝不与日本人合作”

    1937年七七事变后,日本侵略军大举南下,给生产运输蒸蒸日上的中兴煤矿公司带来灭顶之灾。为抵御日寇,在1938年3月18日枣庄沦陷之前,公司就将矿区的主要设备拆除,或转移掩埋,或西迁武汉。日军占领煤矿后,实行军事管制,软硬兼施,拉拢中兴煤矿公司与其“合作”。4月,中兴煤矿公司董事会在汉口作出决议:“绝不与日本人合作!”

    5月,中兴煤矿公司总部下令,抢先一步炸毁日寇准备占领的连云港码头及装煤机等机械设备,把停靠在连云港的3艘轮船炸沉封港,堵住航道入口,以阻止日本军舰进港。南京沦陷后,为阻止日军沿长江西进,中兴轮船公司(1937年建立,原为中兴煤矿公司船舶部)把多艘轮船炸沉于长江航道。这一系列壮举致使中兴煤矿公司多年苦心建设经营的连云港和轮船公司毁于一旦,成为公司百年历史上最悲壮的一页。当时,《大公报》等媒体高度赞扬了中兴煤矿公司的民族气节和家国情怀。

    抗战胜利后,中兴轮船公司多方筹集资金,陆续向美国购得7艘海轮,逐步恢复了正常经营。1948年,国民党当局强行征用中兴轮船公司停泊在上海的海轮,向台湾基隆港撤退运兵。中兴轮船公司经理黎绍基亲自赴台湾与国民党交涉,以轮船维修为名,设法让一部分船只驶离台湾,停泊在香港。新中国成立后,中兴轮船公司才把停泊在香港的轮船招回。这一义举对日后中国航空公司和中央航空公司的起义起到了示范和推动作用。1949年10月,周恩来总理亲切接见了黎绍基等人,详细询问了中兴煤矿公司和中兴轮船公司的情况后说:“中兴公司的资本家是爱国的。”

    2018年1月,中国科学技术协会正式公布了中国工业遗产保护名录(第一批),枣庄中兴煤矿成功入选。在中兴煤矿遗址和28处老遗迹基础上兴建的中兴煤矿国家矿山公园已初具规模。

    文中所示档案由山东能源枣庄矿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档案室提供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19年11月29日 总第3456期 第三版

 
 
责任编辑:王思思(实习)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